失重混沌

随缘产粮啦 ,是个鸽子怪喔qvq。圈名是萧笛。

就因为在这徘徊然后就给屠夫砍了……但是这个手术台到底是做什么的。

公主抱。

>杰佣向。

————————

  又是新的一轮游戏开始了。

  奈布屏息敛声,将自己的行踪隐匿生怕被那个狡猾的监管者发现。没错,那个监管者就是杰克。

  可是最近流传着一个话题——杰克把人打伤后会公主抱着把你放着椅子上,女孩子们兴奋地个个都想遇上杰克。以至于就算会受伤也会冲上去给他打。但是十有八九都是被提着送上椅子上的,虽然也很有绅士风范就对了(。)

  没错,奈布现在就是身处这样的状况。除了他以外,其他三个女求生者都刻意被发现只为被公主抱一下。他只感到不可理喻。

  他烦躁地揉了揉眉心,现在已经有两个小姐被送上椅子了,但是她们都没有碰上杰克的公主抱。而现在还剩下四个密码,要至少再破掉一个密码地窖才能开启——没办法,奈布亲眼看见最后一个小姐急不可耐的朝杰克那冲过去了。他只好自己一人苟活。

  所以他没有在那位小姐被绑上椅子的时候去救她。

  而杰克这边则是悠闲地哼着小曲,恍若在花园里散步一样,偶尔遇到几位小姐就随意地送她们上天了。

  杰克自然知道这些人都是想要被公主抱的,只是可惜了,他只愿意给有趣的人公主抱。

  他早就听说那个溜屠夫如同溜狗一样的佣兵奈布了,只是没想到还真给他碰上了,于是他想要会会这个有趣的佣兵。

杰克在私底下调查过这个人,得知了他的缺点和优点,所有事情杰克都了如指掌,自然不可能会输掉。

于是在奈布刚刚破译完密码机转身想要找地窖的时候,一下子跟杰克撞了个满怀,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似乎是玫瑰花的香味。

“哎呀,让我瞧瞧。原来小佣兵你这么主动的呀。”

奈布根本不想跟面前的监管者浪费口舌——尽管他长得人模狗样的。他调头就跑,虽然对杰克这位监管者很陌生,但他对自己溜人的技术还是很自信的。

不过一会儿,心脏就没有再继续剧烈跳动着了,奈布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他开始仔细地寻找地窖,可是突然面前的空气一阵扭曲一个模糊的轮廓逐渐出现,那只剪刀手一下子打过来——

恐惧威慑。

奈布直接倒地。他想要自救却已经被杰克公主抱了起来。

“小佣兵,你这个样子比你在溜我的时候乖多了。”

奈布咬牙切齿,身体上也不忘记挣扎。他本对这个公主抱不屑于顾,反倒是队里的女生在意的跟那什么似得,这么就轮到他了呢???

可是杰克的胸膛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冰冷,而是温暖地让人安心。这让长期处于警戒状态的奈布有了放松的机会。

算了。

奈布想。

这么被抱着,也挺好的。

而杰克看着怀抱中那不再挣扎的人儿,面具下的嘴角翘了起来,心情似乎更加愉快了。

爸爸。

>园丁视角。
>ooc有。
>剧情捏造有。

——————————
  对我而言,爸爸是个不折不扣的英雄。

  我是跟着爸爸相依为命的,他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却从来都是笑嘻嘻的。至少,在我面前。当爸爸出门却被追债的人打的身上一块又一块的淤青,在我担忧的目光下他只是抬起手慢慢地抚摸着我的头,对我说道:

  “爸爸没事的,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可是……”  

   “好啦,你看爸爸这不是活蹦乱跳的吗?”

  他起身,逆着月光,我看不到爸爸的脸,只是突然感觉,我一点都不理解爸爸。

  我微微张嘴,想要询问他要不要我帮他揉一下。可是不知道爸爸是有意还是无意,他道:

  “艾玛,很晚了。该熄灯睡觉了。”  

我一时语塞,现在才刚吃完晚饭。但是不想让爸爸尴尬,我就匆匆收拾了一下上床睡觉了。

  很快,眼皮就重地抬不起来了。

  在我不知道的时间,爸爸侧过身,用手指一遍又一遍地摩挲着我的脸颊,眼睛里温柔地似是能溢出水。而又似想起什么不顺心的事,蹙起了眉头连连叹气。但是他为了不吵醒我,连叹息声都在压抑。

  这些我都不知道。




  在我十四岁的时候,我可以帮助爸爸干农活了。

  我很高兴,因为至少现在我能跟爸爸一起支撑这个家了,虽然只是勉勉强强。

  我们这个家呀,虽然看起来弱不禁风,但是在我心里,只要爸爸和我一起,这个家就是铜墙铁壁一样,风吹吹不走,拳打打不烂。

  即使现在,我站在麦地里,感受着凛冽寒风,我……  
真的好冷啊!  

我抬眼看了看屹立在旁边的稻草人,噎了噎口水,天啊,我要是能像这个稻草人一样真的风吹吹不倒,我就可以帮爸爸做很多事情了吧。

  不过,居然连稻草人都比不上。   我还真是帮不上什么忙啊。

  这么想着,远处就出现一个小黑点,朝着我的方向越来越近,直到能大概看出个大概轮廓。

  是爸爸!爸爸回来了!我惊奇着跑过去,往他的怀里拱,可是爸爸居然支撑不住,一个踉跄差点被我推到在地上。我立马起来,抬起头看看爸爸的脸色,他看起来极其疲惫,却还是一如既往地,朝我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使他看起来不那么憔悴。

可是我知道这不对劲,一点也不对劲。

爸爸这么强壮的人,为什么会被我差点推到呢? 动作比大脑思考更快,我检查了一下爸爸身体,却什么也没发现。 大概是我多想了吧。




在我十七岁的时候,我的太阳摇摇欲坠。

爸爸那时候,受到了严重的烧伤。

小镇上的医生都对此束手无策,摇摇头表示自己无法治疗。爸爸居然还笑嘻嘻的说,没关系,不就小小的烧伤嘛,不会出什么事的。

  可是在我心里,这件事却像块嶙峋的岩石,弄的我实在是不舒服。

  如我所料,一周后,爸爸的烧伤恶化了。 黑色的地方并没有像爸爸说的那样会好起来,而且渐渐蔓延到了其他地方。粘稠地渗人。

  爸爸这时候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四处求医,可是还是没有任何法子。他开始有意无意地教我如何管理好农场的事务,就像是想把农场交给我,自己一个人离去一样。 这让我感到无比的慌张。

  不过在我最后的心理防线差点崩溃的时候,一个陌生人给了我们一个药方,说这些可以治好爸爸的烧伤。

  我自然是惊喜若狂,连连感谢这位陌生人,可是这位陌生人只是阴森森地冷笑了一声,转身离去了。

  爸爸的烧伤如我所愿地慢慢好了起来,可是他总是时不时去找那个陌生人,神情严肃地不知道在谈些什么。爸爸有时候也会凌晨起来不知道去做些什么,但是我不曾多想,便埋头继续睡。

  只因为那时候我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如果我知道,怕是会倾尽一切阻止那件事的发生吧。



  十八岁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些端倪。

  爸爸的身上总是会时不时出现些莫名的伤痕,看痕迹似乎是用刀割的。可当我问爸爸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也是一脸奇怪的摇摇头。

  想要一探究竟的我,实施起了自己的计划。我强行撑着眼皮子一直到半夜,直到爸爸终于有了动作。

  他走路的姿势很奇怪,不像是爸爸平常的姿势。倒像是行尸走肉。他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就那么直挺挺的走向一个偏远的庄园。

我蹑手蹑脚的跟着,只怕有什么风吹草动被奇怪的爸爸发现。当我看清那个庄园的时候,我忽然想起镇子上的传闻,他们都说这个庄园的主人很奇怪,从来都不出门,像是见不得光似得,于是他们猜测——这个庄园的主人有着杀人的恶趣味。

  他们都说,进去过的人,不可能再出来了。

  我想上去拦住爸爸,不管会不会被伤害,但是爸爸却很神奇的就那么消失在了庄园的门口。

  没有一点痕迹。

  我在那一瞬间,感觉我的认知被这一事件给颠覆了,我失了魂就那么愣在那。

  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回到家了,太阳也渐渐升起。我趴在床上,就那么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爸爸就在我身边,闭着眼睛睡着觉,我开始怀疑我所见事情的真假,瞬间的疲惫感侵袭而来,我回避了这个问题,将心态挪回了原本安然无恙时的心态。

  一定都是幻觉吧。



  在我十九岁的时候,我的英雄倒下了,太阳陨落了。

  爸爸离开了这个农场,什么痕迹也没留下,就连一封说明去意的信也没有。

  起初之前以为爸爸像往常一样出去做事情,可是过了一天,两天,直至一个月,爸爸再也没有回来过。

  但是我却说不出我现在的感觉,我不知道这是绝望,还是其他什么之类的感情。最近的事情太过离奇,已经越过了我的认知,我的心渐渐麻木了。

  可是爸爸的离去对我而言始终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它把我辛辛苦苦编织的梦境彻底撕烂了,连渣都不剩。它把我为了欺骗自己而制造出的屏障撞碎了,那些离奇的事情都在告诉我爸爸最后的结局。最后,我把那个小女孩似的艾玛·伍兹锁在了心房中。

  爸爸瞒着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他瞒着多少,现在我背负的东西,就有多少。我日复一日的劳作最后终于把欠的债务一一还清,我和小镇的人们也是相处的越来越和睦融洽。

  我比以前更加讨喜了,大家都这么说。

  因为我总是大大咧咧的笑着,看起来什么也不懂。

  但是我知道这些只是我想表现给大家看的,在私下里,我总是会站在稻草人旁边诉说着我的想法与心事。

  我总会想起来爸爸那样的笑容,倒是跟我一样了。难道爸爸当时,其实也是把事情藏在了心里吗?

  只可惜,现在才明白,太晚啦。






Undertale PE线(♀)

痛,剧烈的疼痛。

这是frisk每次重置前的唯一感觉。她总是不愿意去回想怪物们冷漠的眼神以及毫不留情挥手将她杀死的经历。

因此她记得永远只有疼痛。

这驱使frisk在对待怪物们时愈加小心翼翼。一次一次的重置让frisk吸取了许多教训,她在不知道第多少次轻车熟路的操控机关按钮后,她终于如释重负露出微笑。

第一道难关,她解决了。

但随后的重重危机又使frisk攥紧拳头充满决心,大踏步的走向那片不知走过多少次的白茫茫的天地。

这次,会不会与怪物们都成为朋友呢?

想着温柔的Toriel,她充满了决心。

在经历过许多次相同的对话后,frisk把握住了诀窍,她说的话总能戳到对方的心坎里去,在经历过一些怪物们的单方面战斗以后,她终于用‘宽恕’与除了这个地下里面的王以外的所有怪物成为了朋友。

看着那一个个原本对她充满了不信任的怪物们在后面为她加油打气,她感觉自己充满了决心。

她说服了这里的王。即使他的攻击让自己伤痕累累。

她说服了flowey。即使他的攻击让自己伤痕累累。

她的决心已经强大到拒绝死亡。但是这些决心的源头就是那些一直在她身后的怪物朋友们。

终于,她带领着怪物们一起走向陆地。但这个结局是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能达成的,却是她一直期许的。到了地上后怪物们陌生的对话自然使自己总是感到手无足措,现在可不是以前那样靠重置知晓对话内容的时候了啊。

但她总是很开心,因为他们再也不会伤害她了,而是和她成为了最好的朋友,甚至是‘家人’。

每当想起大家的笑容,她感觉自己充满了决心。

【转】对于新手来讲,写小说要做好哪些准备?

安迷秋:

其实是面瘫:



马一下万一有一天想不开去写文呢(不是)




写作技法guide:







来自知乎 原帖点这里
















一、科学的写作流程;
以下是我的写作流程,未必最科学,但解决了我卡文、写得慢、经常太监等问题。

















1,写作前准备























  • 想梗








梗,又叫噱头,或者叫灵感。你最初被什么触动来写这个小说?


















我要写一个费仲和纣王的XXOO文,充满撕逼、陷害、反社会人格、你爱不爱我等元素。




























  • 脑内小电影(烧脑)















在脑内构建初步人物形象,并把故事从头到尾走一遍。
目的有二:
a,对故事有整体把握
b,了解人物的内心
初学者写不出大纲,多半是没走脑内。他只知道故事开头、故事结尾,最多加个扣人心弦的高潮。而一篇小说上百情节,数十场景,只有开头、结尾远远不够。
其次,写对手戏时,作者只能思考主角情绪,配角情绪想不到。比如受德打费仲一耳光,费仲是屈辱、心寒、愤怒、想报复,或兼而有之?他会忍耐、离开、还手、还是暂时忍耐以后狠狠报复?这些东西提前不想,临写到才想,就会很卡很慌张。
提前想好,写时候就不用分心,专心致志描写耳光多么脆就好。















  • 写故事梗概








走完脑内,






立刻把情节写出来,否则会忘。


















费仲从小被母狼叼走,跟狼群长大,十来岁被人贩子卖到朝歌成为帝乙的死士。他用野兽的规则解读人类社会,不懂爱。







受德是个早产儿,母早亡,父多病,他也从小身体不好郁郁寡欢。费仲野兽般强健的体魄令小受德很崇拜。







两人秘密搞上了。













故事梗概注意连贯性。角色做一件事的动机要写清。























  • 写大纲








写作有个冰山理论——好小说像冰山,写出来只有八分之一,隐藏的有八分之七。







这一步是






对原始故事进行裁剪,剪出要写的八分之一。


















第1章,费仲认为自己是狼,被人贩子用肉包子药倒,卖到朝歌成为帝乙的死士。死士伤亡率太高,费仲遂假装刺客刺杀受德,然后主动请缨去保护受德。帝乙允。














要点:全略写。严格限三。















第2章,费仲认为受德很漂亮,软硬兼施把他搞上手。初次XO受德叫疼,费仲给他一耳光。两年后帝乙察觉,决定杀费仲。费仲逃出来打算带走受德。受德一口同意,并表示要和费仲去太庙拜天地。














要点:私奔详写。拜天地详写。






大纲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情节概述,一部分详略和特殊注意之处,比如这一段要煽情,那一段要惊悚。





























  • 修大纲








是否这一章高潮密集,而那一章没有一个高潮?悬念都解了么?伏笔都用了么?























2,写正文





























  • 初稿















初稿写作速度应该和打字速度相当。 每一个画面你都想象过了,哪详哪略也心中有数。简单粗暴地写出来吧。。
没写完禁止看前文。
禁止边写边改。








不管文笔。















  • 二稿(烧脑)








通读全文,标出哪里不对,哪里惊艳。






写一个修改大纲,然后通篇修改。







如果没有修改大纲,心血来潮改一句改一句,很容易一改收不了手,最后弄出另一个版本。





























  • 三稿








修字句、细节。注意,






前两稿不用管文笔,这一遍才用注意文笔。























3,写作后:





























  • 投稿吧!








别让稿子睡在硬盘。







编辑在退稿信里一句指点,够进步很远。














































二,提升情节的秘技——样文分析(烧脑);















1,样文分析的流程:





















  • 每篇样文至少读五遍。








  • 总结小说共有几个情节,概述每个情节内容。








  • 分析每个情节的作用。是伏笔,是悬念,是塑造人物、是引出下一步情节、还是呼应了前文伏笔?——这一步你可以感觉到小说的结构了。好小说没一句废话,没一个废情节。








  • 分析人物性格。为什么无邪天真这么讨读者喜欢?他们身上有哪些特质?哪些细节令读者怦然心动了?
















2,示例——分析《潜伏》开头


















1,情节总结







1-1 街头两个拉黄包车者,有黑白纪录片感 日外







字幕:重庆 1945年 3月





















  • 分析——开篇极短地渲染出民国气氛。








  • 心得——特殊历史背景的长篇故事,开篇一定要渲染时代色彩。但除非写得特别有趣,否则别多。
















1-2 阁楼 日外







画面由黑白转彩,余则成戴耳机坐于暗室,耳机内传来骂国民党的话。余则成疲惫地摘下耳机。







特效顺耳机线抵达一个按在吊灯后的监听器,吊灯下是明亮客厅,几人坐在沙发上高谈阔论。





















  • 分析——主角出场,迅速营造悬念:在监听谁?被监听者有危险么?监听者会被发现么?随后切到被监听者,被监听者毫无察觉。








  • 心得——信息不对称可营造紧张感,如,读者都知道刹车坏了,主角还高高兴兴带老婆兜风,车开得飞快。















看写《写作指南》得到的经验,远不如分析样文得到的深刻。















3,样文分析进阶:







我写不好伏笔怎么办?分析伏笔多的小说。







我写逗比小说读者不笑怎么办?分析搞笑的逗比小说。







怎么才能让读者哭?分析你哭得稀里哗啦的小说。







写作是可以自学的,哪里欠缺,就针对缺点分析样文。







针对性样文分析示例:






怎样埋伏笔才不突兀? - 白露的回答































三,提升文笔的细节





























  • 少用“着的了是那就”等虚词,少用副词形容词。








原文:老子是个十足的痞子,胸无大志。多年以来,老子勤勉地保持着白天睡觉、晚上活动的优良传统。







改后:老子十足地痞,胸无远志,多年来保持白天睡觉、晚上活动的优良传统。





























  • 用最简单的句式。








原文: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后退一步,到达安全距离内。然后深呼吸,平定心情,中气十足地向她吼道:“你杀人啊!”














修改:我迅速退至安全范围,深呼吸,吼:“你杀人啊!”























  • 按顺序描写。高中教的“从上到下”、“从远到近”、“从整体到部分”就是这个。















原文:十七八岁的模样,身姿秀挺,五官清妍,素脸朝天,连簪子也没插一根,清爽干净,宛然竹生空谷。
















修改:少女十七八岁,宛然谷中翠竹,身姿秀挺,素面朝天,簪子也没一根。(顺序为总——分)























  • 读出来,寻找最顺嘴的句子。(烧脑)








原文:我想他可能是有一点生气了。







修改:我猜他生气了。





























  • 每天写。写文如压腿,一天不压膝盖就硬了。















——————————-————————————————————————————————
















写小说就这样,想进步快,必多吃苦。提笔就写想哪儿写哪儿当然爽,但这样写写写多年也难进步。
















走一次脑内、改一次二稿、作一次样文分析的进步,远超漫无目的的写写写。
















最后,给题主的建议:















  • 开篇就要写完,捏着鼻子也要写完,写成一坨翔也要写完。写完一定要改二稿。















纯文字技巧,写写写就能进步。结构、伏笔之类技巧,只有写完全文、通篇思考才能进步。















  • “写不出我想要的感觉”是伪命题















感觉不是“写出来”的,是情节堆出来的。要写她伤心,与其写她怎样梨花带雨,不如写:“爸爸去世后第三天,她收拾爸爸的遗物,看见一个很旧很旧的手工娃娃。那是八岁手工课上缝的,缝得很丑,送给了爸爸的。那时爸爸还年轻,头发乌黑,身材挺拔高大。如今,爸爸老成一小盒骨灰,埋在记忆里。”
有的情节本身不悲伤、不热血、不惊悚,文笔再好也写不出悲伤、热血、惊悚的感觉。













我的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表情包有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晚月亮真圆✨✨

指绘摸了只初音x
摸鱼不打tag

我喜欢上了我的发小怎么破啊啊啊【花絮】

金坐在草地上摆弄着他的手机。

“啊啊啊啊这该怎么办啊啊啊”他饶了饶头。

一开始,金只是很怂很怂的发了个贴求助罢了,但是,真到真刀实枪的时候,他还是不行的啊!

所以,我该怎么办。

金陷入了沉思。

现在我只能坐在这等着格瑞过来了。金想。

“金。”

金的身后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把正在打盹的金吓得瞬间清醒。

“我我我我我在。”

“笨蛋,那么紧张干什么。”

金随即发现自己太紧张了,于是被抓包的他涨红了脸问:

“那么,格瑞你的回答是?”

格瑞在金的额头上轻轻地落下一吻。

“你说呢,笨蛋。”


——

啊啊啊啊对不起。
小学文笔求轻喷。_(:зゝ∠)_
不过,大概就是这个剧情啦。